晋娴学习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心得体会
  • 办公文秘
  • 报告总结
  • 致辞讲话
  • 条据书信
  • 合同范本
  • 宣传用语
  • 导游词
  • 党团范文
  • 毕业大全
  • 个人写作
  • 其他范文
  • 【精彩鬼故事】鬼故事超短篇

    分类:毕业大全 时间:2018-09-01 本文已影响

      “哇呀!救……命!”嘈杂的办公室里顿时像折断的喉咙一样哑雀无声,正方形隔板的办公桌上,翘起十几个大惊小怪的人头,透过一层层簇拥的脖子,我看见了燕,她惊恐的站在人群的中间,脸上青一块白一块,眼角似乎还有闪动的泪花。“燕子,你没事吧?”杂乱无章的人堆里勇敢的站出一位西装格领的中年男人,“大山哥,杯子里有……有……!”顺着公春燕抖动的手指的方向,谷大山猛的将头甩向办公桌上的那个杯子。

      同事们豆虫一样的脖子迅速摆动起来,并快速向上生长,将漂亮的燕子团团围住,我也站了起来,可就在这时,同事们不知为何突然闪开,我好奇的将脸凑了上去,“哇……呕!”我感到脸上一热,眼睛被一些粘乎乎的东西糊住,一股难闻的酸味刺进我的鼻孔眼,我顿觉胃里一阵恶心,“哇啊…!”胃部在一阵阵痛苦的收缩下,酸腥的胃液从嘴里不受控制的淌了出来。

      “是你?这东西是你放进燕子茶杯的吧!”一只手恶狠狠的抓着我的衣领,听他的临沂口音,能辨得出他就是谷大山。“什么!啊?”我疑惑的用袖子擦去眼皮上的胃液,睁开酸涩的眼睛,却看到了一条好大的蚯蚓,蚯蚓的一头耷拉在我的眼前,另一头被包裹在卫生纸的里面,被谷大山那只愤恨的手钳用力的捏着。

      我的胃里又是一阵翻江倒海的涌动,酸水搀着鼻涕眼泪喷到谷大山的手指头上,“哇靠!啊……靠!”谷大山瞪着通红的怒眼死死的盯着手指头上那些夹杂着异味的呕吐残渣,那些焦黄的小颗粒是鸡蛋,而那些暗红色的软渣就是西红柿,现在它们已被完全暴露出来。这些食物被吃进去的时候是那么的好吃,可现在……!谷大山狰狞的表情看起来很不爽,如果他能配合的话,我想我会十分乐意帮他剁掉手指。

      “你这个杀千刀的孬货!”这句粗话从谷大山谷经理的口中说出,让我这个只知道埋头苦干的打工仔都替他觉得脸红。“你这个孬货,快说!这条蚯蚓到底是不是你放进燕子水杯里的?”“张大熊,你……!”我一脸的无辜,公春燕一只手颤抖的指着我的鼻子,另一只手捂在剧烈起伏的胸口上,“你,你怎么能做出这种缺德事!”顿时,同事们那些豆虫一样的脖子再次急躁的摆动起来,他们异样的眼光将我团团包围,我摇着头一脸茫然。

    虫虐

      “谷总,这事真不是我干的!不过,昨天晚上下班的时候我看见有一个小孩进来过”“对了对了,我也记起昨晚好像是有这么个小孩进来过,不过……!”“不过什么?快说!”谷大山终于将火冒金星的怒眼从我的脸上移开,众人也同时扭动脖子,将头拧向同事王雪,我稍微松了一口气,要不是王雪的这番话,这一会我脸上的任何一样东西都有可能惨遭谷大山的那只肮脏的毒手。

      至于那个小孩,只是情急之下编造的一个谎言,而王雪的应口附和,真的是关键时刻帮了我一把,其实这也不奇怪,因为我知道她在暗恋我。“哼!小孩?我看是你自己的小孩吧!”“哈哈!就她那个样还有小孩?我看啊连鬼都能被她的长相吓死!”爱开玩笑的孙枸杞狗嘴里吐不出象牙,他那马大哈一样的德性却惹来众人的嘻笑,还有指指点点的嘲笑讥讽。

      “你……你们……!”王雪用颤抖的双手奋力拨开人群夺门而去,我刚要张口把她喊回来,可是当我即将张嘴的时候却犹豫了,直到她闪出门口,我的嘴巴也始终没有打开,她的长相确实很丑,我也不喜欢。我喜欢的类型应该是公春燕这样的女孩,但由于懦弱的性格,至今我还是不敢当着她的面告诉她我喜欢她。

      “大山哥,要不咱们就这样算了吧!”公春燕每次这么称呼谷大山的时候,我心里都非常生气,有几次我真想狠狠的揍他,但我还是没能出手,一是我怕打不过他,二是我怕因此丢了这份工作。“马上到监控室给我调监控!我倒要看看这是谁家的小孩这么坑人!看我非得把他给揪出来拧掉他的脑袋!”

      监控室里塞满了人,挤不进来的都站在门口的走廊里,无论所有的人愿不愿意,谷总说了,在真相没有水落石出之前,全体人员都不许离开半步。毕竟有一个人已经先走一步,王雪的离去,并没有引起谷总的反对。“谷总,您是想调出哪个时间的监控录像?”“哦,昨晚,哎?昨晚是不是你值班?”“不是啊谷总,昨晚您是让赵东亮值的班吧!”“赵东亮赵东亮……”谷大山一边重复着赵东亮的名字,一边用手捏着自己的鼻梁盯着监视器苦苦的回忆着当时的情形。

      “这不可能!”突如其来的一声高吼使我不由浑身一哆嗦,孙枸杞即使站在人群的最后面,也能让所有的人都听见他的高嗓门。所有的目光都看向他,孙枸杞咽了口唾沫压低了嗓门支支吾吾,“我听说,赵东亮他……”“他什么?快说!”谷大山的火爆脾气又开始发作,“他已经死了!”“啊…!”在场的人同时惊叫,我也吓了一跳,燕子的脸色刷的一下变白,“你你……你胡说八道!我……我昨天晚上还和他说……说过话,这……这个绝对是胡说!”

      “谷总,有件事我没敢告诉您”保安许大伟用奇怪的眼睛盯着谷大山,而谷大山也觉得这事不对劲,“到底什么事,你这家伙快说!”“谷总,我说了您可别害怕!”谷大山犹豫片刻,“呵,真可笑,我堂堂一个公司总经理我怕什么!有话快说有屁快放!”许大伟皱了皱眉头,“我看见那个小孩就骑在你的背上,将赵东亮身上的虫子拿下来放进你的耳朵眼里!”谷大山连忙回头,后面什么也没有。

      谷大山一个踉跄跌倒在地,他看见一双小手就耷在他的胸前。医院的病床上,隆起的被子底下藏着一个娇小的身影,云云的脸上凝聚着痛苦的神色,他得了一种怪病,他的父亲重重的低沉着头,杂乱的头发被他的双手狠命的揪着,苦泪纵横的脸上现出绝望的神色。“疼,疼,爸爸我好疼!”云云紧闭着眼睛,颤抖的脸几乎变的扭曲,谷大山缓缓的抬起头,他伸出哆嗦的右手,猛地抓住云云脸前的被角,却停住了,他的手没有掀开被子,冷汗从他的指间流淌着。

      “该换药了!”他的手猛的一颤,身后的房门已被主治医生陆大夫急切的推开,身后跟着两个端着医疗器具的护士,“医生!医生,我求求您,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谷先生,您先冷静,我先给您孩子换药!”“好吧……”谷大山很从容的闪开一条道请陆大夫和两个护士过去,他愣在原地,等待着医生将被子掀开的一霎那。

      谷大山将门关紧,背靠着房门远远的看着。新来的那个实习护士好奇的张望,手里端着的绿色药水前后左右摇摆不定,而那个老一点的护士习以为常,手里端的黑色药水一片死寂。医生带着透明手套的手中,拿着一把小捏子,被子正一点点的掀开,随着被子的掀开,小护士的脖子也向前伸了过去。

      “呲……!”一股浓烈的怪味从被子底下喷了出来喷到小护士的脸上,小护士顿时像哑巴了一样,她的脸开始溃烂,“啊!疼!”她用指甲拼命的抓自己的脸,原本粉嫩光滑的脸正像冻猪肉一样脱落,她疯了似的抓下自己的脸皮,露出红通通的肉片,在肉片上迅速长出一排排整齐的肉芽,肉芽越长越多,覆盖了护士的整张脸并迅速向全身扩散蔓延,以至整个人都被这种红通通的肉芽所占据。

      老护士站在原地被惊的目瞪口呆,托盘上的医疗器具急剧的颠簸,黑色的药水扭动着漩涡,狰狞急迫的想挣脱药瓶的束缚,陆医生一把将它抓了起来,泼到小护士的脸上,“啪,啪……啪!”奇怪的是,那些黑色的药水刚浸到护士的脸上,那些整齐的肉芽便啪啪的裂开一道缝隙,从缝隙里钻出一条条红通通的虫子,是蚯蚓。

    相关热词搜索:鬼故事 精彩鬼故事 搞笑鬼故事 简短鬼故事

    【精彩鬼故事】鬼故事超短篇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