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娴学习网 - 每天进步一点点
每天发现一点点!
  • 语文教案
  • 数学教案
  • 英语教案
  • 政治教案
  • 物理教案
  • 化学教案
  • 历史教案
  • 地理教案
  • 生物教案
  • 教学反思
  • 主题班会
  • 评课稿
  • 语文电子教材
  • 幼儿园教案
  • 音乐教案
  • 体育教案
  • 美术教案
  • 教学相关
  • 教学参考
  • 学生评语
  • 班级管理
  • 德育研究
  • 心理健康
  • 教学设计
  • 课堂实录
  • 说课稿
  • 语文教学宝典
  • 信息技术
  • 打小报告_打小报告者死

    分类:语文教案 时间:2018-09-01 本文已影响

      无论你走到哪里,都讨厌遇上另一类人,这类人心胸狭窄,会背后害人!这种人总是表面一套背后一套,会偷偷摸摸去打你的小报告,也会偷偷摸摸向你打小报告,而他这一举动的最大受益者肯定只是他自己,想往上爬,踩着别人的肩膀不管别人疼不疼,害死人不抵偿,这是他惯用的借刀杀人,借你的刀杀被害的人,他既然敢在你面前断了别人的财路,终有一天他也会在另一个人面前断了你的财路,在你不知不觉中当了他爬高梯上的一个垫脚板。你别指望他会同情你的遭遇,这可是由他亲手为你造成的惨不忍睹,他会在你的面前表现的像个好人,凡事和你一条心,关系好的恨不得和你坐在一起,和你拉帮结派,穿一条裤衩,取代你的位置。

      林刚便是这么一个人,我观察他很久了。听名字他像是一个阳刚正气的人,看外表和性格也像阳刚正气,但他内心会是什么样,传闻他有报告大王的“美”称!这种人往往表面如虎暗地如鼠,他会找一个你不知道的时间,亲自溜出去做一条嚼舌害人的疯狗。

      自从公司安上监控的那一刻起,林刚往返领导办公室的次数突然变少了!莫非是这电子眼把他给控制住了?我却还是对他以往的作风表示质疑!经过严密的观察,就连他的行走路线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要想绕过监控的观察范围必须要从走廊旁边的那个废弃厕所里绕出去,至于从里面怎么绕,我一直没亲自去看过,只知道每次林刚从那里微笑着出来,紧接着都会有一个同事无辜受害,那个原本不经常使用的厕所变得越来越神秘,越来越令我匪夷所思,我真想找个合适的时间,去看看厕所里的那个出口。

      林刚他升职了,从一个平庸的小职员升到了副科长的位置,他的阴谋得逞了,那个使他经常出入的厕所入口成了他继续爬升的黄金通道,自从他升职之后,他的行踪变得越来越令人无法捉摸,有好几次我都没有捕捉到他那些隐秘的行走轨迹,难道他已经学会了轻功?在我蹑手蹑脚跟出去的时候他早已跳到了天花板上?每到这个时候我都警觉的抬头,可是那上面什么也没有,我总觉得怪怪的,好像有一双眼睛不知在什么地方正看着我,使我不得不赶紧倒退而回。

      去打小报告本来就是一件及其隐蔽的事,这不是拿个大麻袋将自己套起来掩耳盗铃就能做的到的,不可否认,他的隐藏技巧比我的娴熟。最近跟踪屡遭不顺,由于前几次上班时间的全线跟踪,导致我现在手头上的活突然多了起来,没有办法,只能暂停一下对林刚这个***的跟踪,我趴在办公桌前整理着高山一样的文件,心里嘀咕着林刚这贱痞子这次出去又要害谁,“铃……”电话铃突然响了起来,莫非……这一次被陷害的人会是……我?

      看着眼前的这一大堆平时没干出来的资料,足足可以形成一个告发的理由,难道我的行动已被他觉察?难怪最近他的行动突然神秘了!“铃……铃……”电话不知疲倦的响着,犹豫不决之下,“喂,郭哥,你先帮我接一下电话,谢谢!”“哎!我说张强,你没看我也正忙着的吗!”“嗨,你那是忙着喝饮料,帮我一下不行吗?我现在实在是忙的腾不出手接电话!”“喂!喂?”“怎么,是谁打的电话?”“真扫兴!刚接起来就挂了!本来我还以为是哪家的小妹子呢!”郭栋梁挂了电话,我的心里也蒙上了一层看不见的冰霜。

      是谁会这么无聊,闲着没事打电话骚扰别人,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别去想太多了,还是赶紧把手上的工作完成才是最重要的,这可直接关系到下了班能否按时回家,往舒适的沙发上一趟,去掉这一天的闷闷不乐。当最后一叠资料整理完成的时候,时针已毫不留情的指向一个足以让我歇斯底里的数字八,如果要说数字八是一个非常好的数字,那么在我看来,晚上八点独自一人在办公室里加班,也是一件不妙的坏事。

    打小报告者死

      办公室里平时经常丢东西,而我的晚归,很有可能会被目击者怀疑,一起身没站稳,身体不自觉的向后一仰,又重新坐回了椅子上,晕,我第一次尝到了加班的痛苦,全身不仅累,脖子也酸极了。走出办公室的时候走廊里的感应灯并没有亮,难道这灯泡坏了?这让我想到了那些夜行者,在偷东西之前事先把走廊的灯泡弄坏,好让走廊的监控在夜幕降临之后看不见他们的行踪。

      在钥匙孔里的钥匙向右转动了两圈之后,弄出的声响终于将走廊里的小灯泡点亮,也许是电压不稳的缘故,昏黄的小灯泡没有规律的闪烁着。走廊旁边的厕所在闪烁中显得更加神秘和诡异,我犹豫不前,白天的时候那里面就黑古隆咚,现在是夜幕降临时刻,我突然联想到了厕所里的另一个出口!

      林刚就是从那个神秘的出口绕过去的,那个出口到底是什么样的?就这么胡思乱想着里面的情形,不知不觉中我已经站在了黑漆漆的门口,微弱的灯泡照不了更深的里面,我按亮了自己的手机,手机的亮光比以往平时要暗的多,桌面屏保是一个微笑着的美女。

      好奇心占据了我的整个心房,甚至能清楚的听见它急促的跳动声,手机微弱的光一点点慢慢探索着,厕所隔间的木板干燥而破旧,真搞不懂公司这么有钱为何不将这间厕所翻修或是拆迁,地板踩上去嘎吱吱的做响,这让我感到身后的汗正在慢慢变凉,手机的亮光突然灭了,只是一瞬间周围便漆黑一片。

      我赶紧按亮手机,屏幕上依然是微笑着的那张脸,这里哪有什么出口,连个窗户都没有,那个林刚到底是通过什么出口通往外界的?难道是从厕所的水龙头里钻出去的!马桶隔间有四个,打开第一个里面是空的,冲水马桶早已不翼而飞,从墙面上折断的固定螺丝来看,肯定是被哪个贪小便宜的贼偷走的。

      打开第二间,里面除了几张布满了黄色斑点的卫生纸之外,其它没有什么特别的,我怀着失望而又激动的心情打开了第三间,里面只有一个冲水马桶。。

      “咚……”隔壁第三间传来咚的一声,我的脚也像灌满了冰雹一样,将冰冷的气息传遍全身,“咚咚咚咚咚!”隔间的敲击声催促着我朝那边看了过去,声音嘎然而止,但我的手还是缓缓的伸了过去,盖子被打开的瞬间,我的头皮一阵发麻,下面什么也没有。

      “咚!”抓在手里的马桶盖子掉到了地上翻了过来,盖子的背面贴着一张脸,“副科长!”那个曾经被林刚打了小报告被撤了职的副科长睁开了眼睛,里是全黑的没有一点眼白!“帮我一把……我的脚被卡住了,林刚就是从这里钻出去打我小报告的,我也想从这里钻下去打别人的小报告……”

      我冷冷的站在原地,突然意识到打小报告也可以传染,像一种致命的病毒一样,令人的鬼魂也会频邻崩溃的边沿。突然,墙上的美女画像眼珠子由斜视转为直视盯着我,将自己的肚皮拉开,形成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来啊,过来啊,从这儿钻过去,你就可以升职,快来钻过去吧……”她的声音生硬而诱惑,使人无法拒绝。

      “升职……我要升职……”急需升职的副科长拼命摆动着血淋淋的脚脖子向外挣脱着,当他那没有头的身体完全从冲水马桶里抽出来的时候,我也看清了他那支离破碎的身体,全身上下血肉模糊骨肉分离。两根没有完全折断的肋骨随着脚步的向前挪动生硬的来回晃动着,他从我眼前经过的时候,我看见他那早已被豁开的胸腔里装满了变了质的内脏,上面爬满了密密麻麻的马蝗,还有马蜂窝一样的尸斑。

      “来啊,钻进去你就能升职”诡异的美女用两只枯柴一样的手臂将肚子两边的皮使劲向外撕扯着,露出一个通往里面的黑洞,副科长猛地将前半身扎了进去,美女诡异的一笑,继而收缩肚皮吞咽副科长的身体,“咯嘣……咯嘣”骨头被一点一点嚼碎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

      “咕咚……”美女的肚子将尸体的残渣咽了下去,副科长满足的微笑着,蒸发成一道红色的烟雾渐渐消失,在美女的肚皮里面显现出一张红色的脸,那张脸变幻着模样,起初是副科长那张邪恶的嘴脸,然后他的脸扭动成别人的模样,老王,老孙!还有……都是那些曾经被人打过小报告之后所陷害的同事,泥塑般的变幻,在血红色的脸坯上捏造出害人害己的事实。

      “来啊,钻进去啊,钻进去你就能升职……”我手机上的美女屏保也将斜视转为直视,她伸出两只枯柴一样的血手将手机屏幕撕开猛地抓住了我的头,我拼命挣扎着,可是一种无法抗拒的力量致使我只能钻入,“我不想升职,我也不想打别人的小报告!”

      隐约听见自己头骨挤碎的声音,我也看见了黑洞深处那血红色的脸坯上形成了我自己的模样。我升职了,从一个平庸的小职员升到了正科长的位置,我尝到了打小报告的甜头,只靠等能有多少晋级的机会?不想升职?那是假的!在满足了最基本的物质需求之后,追求更高层面的需求是每个想要往上爬的人所追求的共同利益。

      送礼也要送对人,送过去的含金量够不够,他们可要给你好好掂量掂量,像逢迎巴结这样的老办法也许能够加深关系稳步前行,但你可无法预知他们在送走了你之后会不会又迎来另外一批提着大包小包专送红包的人,他们可是你的竞争对手,他们送过去的份量到底有多重,那么某些人可要仔细掂量掂量,你认为你的血汗钱可以使他们感动那就是大错特错,因为这是一类只认钱不认人的高人,明明你看不惯,但为了升职还是得硬着头皮去做一只讨好主人的哈巴狗。

      如果你觉得哈巴狗实在太难当,当的太窝囊,那就改变一下自己的思想,别人可以害你,你也可以先发治人让他在不知不觉中当了你爬高梯上的一个垫脚板。做了官就有了权,平时用不动的人现在不等到我开口就会主动上门巴结,“咚咚咚…咚……”“进来”“张科长,您看我这事……”“哦……是郭哥啊……你这事晚不了,先回去慢慢等着吧。”

      郭栋梁麻利的将头向外一伸,又连忙将头缩了回来,轻轻掩上门,“张科长,您看在咱们平时的交情上帮我这个忙……”郭栋梁这个像极了老鼠的家伙边奉承边掏出一个红包双手递到我的桌前,我不动声色的赶紧扫了一眼,上面的数字让我大失所望,只是少了一个零,便让我顿时心里的怒气掩盖了多年的友谊!“你还是回去吧,这事我办不了!”

      郭栋梁低着头滚出了我的办公室,我从猫眼里看到他做着怪异的表情指着门口用蚊子般的声音骂我不是个东西,而他脸上憋得通红的颜色足以让我冷笑。他是来送礼的,不是来打小报告的,他的红包份量不足以让我为他舍脸求情,友情再亲也顶不上亲情,友情只存在利益关系,友情少不了巴结奉承。想升职?你不打别人的小报告就得慢慢的等,等着送出的红包足以让一个贪得无厌的冷血动物为你心慈手软。

      夜幕再次降临,我独自坐在办公室里等待下一批前来送礼的人,从猫眼里看出去,在闪烁的灯泡底下站着一个渴望升职的美女,好奇填满了她的整个心房,也许是太黑的缘故,他按亮了自己的手机照了过来,我看见了她的手机屏保是一个微笑的帅哥,我不再满足于猫眼中的视野,悄悄拉开自己的肚皮,等待被她的手机屏幕照亮的那一刻……

    相关热词搜索:鬼故事 打小报告者死 打死你个小 打死小日本

    打小报告_打小报告者死相关文章